在深夜加油站遇見公民老師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與高中職公民與社會科課程有關的部落格,提供所搜尋之相關時事與文章並可給師生公開討論之空間,以落實審議式民主之精神。
  • 544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生死大論辯之死刑存廢議題vol2 ch7刑法;vol2 ch4 憲法

痛恨死刑? 德國推廢死的底細
【聯合報╱黃瑞明/靜宜大學法律學系教授(台中市)】 2011.03.08 06:01 pm
五名死刑犯被處決的消息,不僅讓廢死爭論再度成台灣社會關注焦點,德國政府的人權政策委任專員更立即譴責,要求我國代表向德國外交部說明。緊接著,歐盟外交部長也提出嚴正抗議。


德國人的反應其實早在預料之中。《華盛頓郵報》的記者連恩在二○○五年就注意到,只要美國某州處決死刑犯,德國媒體就群起撻伐(但是德國政府絕對不敢訓斥美國大使)。他對此不以為然,於是深入調查,挖出了德國基本法第一○二條的底細。 這個條文不過寥寥數字(「死刑業經廢止。」),卻是許多德國人引以自豪的道德制高點:看吧,你們這些野蠻國度,為什麼不見賢思齊呢?我們如果問德國人這個規定的由來,答案一定是:當年的憲者因為納粹的殺人罪孽深重,所以決心要廢除死刑,從此維護人權尊嚴。聽起來義正辭嚴,連恩卻別有發現。 二次大戰剛結束時,將近八成的德國人都支持死刑,所以即使向來主張廢除死刑的社會民主黨也不敢違抗民意倡議廢死,其他各黨更是如此。可是奇蹟還是發生了:屬於德意志黨這個小黨的制憲代表若伯姆居然提議了!他的動機何在呢? 當時占領軍已經在紐倫堡進行過多次大審,其中一級戰犯早被絞死,許多二級戰犯雖然也將同此下場,但是遲未執行。若伯姆跟納粹的淵源頗深,為了營救命在旦夕的同路人,於是想出了規定廢除死刑的妙計。沒想到不僅社民黨附和,更大的基督教民主聯盟也表態支持,它的黨員裡面不少人也同情納粹,第一○二條自然就通過了。 連恩在文章中特別強調,制憲者根本不在乎一般殺人犯的命運,如果不是為了讓那些納粹魔頭脫罪,他們才懶得制訂第一○二條呢。


果然,一九四五年五月,基本法通過之後,總理艾德諾立刻就要求美國占領軍指揮官釋放死刑定讞的納粹分子。指揮官聽進了一部分意見,讓某些人犯免除一死,但是其他倒楣的則還是照樣命喪黃泉。 在廢死運動上,德國是關鍵火車頭。二戰之前雖然有瑞士與荷蘭這類小國廢死,但是不成氣候。隨著經濟復興的成功,德國在西歐的份量越來越重,他們也乘勢推銷基本法的價值觀,特別是強力推動歐洲人權公約的通過,要求所有會員國廢除死刑。除了白俄之外,今天的歐洲各國全部廢除死刑,窮本溯源,德國居功厥偉。但是,我們必須知道的是,他們的廢死其實是偶然造就的產物。基本法第一○二條是在違背民意的情況下制定的,相較之下,臺灣走的模式才是民主國家的正常之路。


行刑悖理! 揚棄死囚器官移植 【聯合報╱李源德/台大醫學院名譽教授(台北市)】 2011.03.08 06:12 pm


我反對以死囚的器官,作為器官移植的對象。 首先從慘酷的殺人說起,這種傷天害理的行為,常出於突然的理智喪失,沒有計畫及預謀,是在非循自然之下產生的,迥異於一般自然死亡。死刑之執行,同樣也在非自然又有預謀下發生,此與殺人行為無甚區別。死亡是人生旅程的終極,沒有人可以抗悖或逃逸,早晚都要在自然之間離開人世。如果說殺人者逆天可鄙,執行死刑又何嘗不是悖理而為? 另外,利用死刑犯的臟器從事器官移植,也不盡符合醫學倫理。固然受贈者可以暫免一時的死亡,但囚犯器官是在既有執行死刑目標、又有特殊器官安排的人為情況下摘除,特別病人血型類似、人類白血球抗原相仿,此舉何異殺人?有時,「遺愛人間」的心理補償和「違反程序正義」的永久隔離只是一體兩面的說法而已。 自從前年五月,馬總統正式簽署「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和「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兩公約的批准書,台灣已逐步邁向人權標竿國家之際,此次法務部槍決五名死囚,先在三月一日答覆立法委員質詢時,預告三月「有機會」執行死刑;事後則以「依法行政」潦草回應,不僅輕忽死亡之嚴肅性,更引起國際社會連表抗議。


在我診療的實務中,目睹不少自然死亡的掙扎及無奈,病患及家屬莫不珍惜這份片刻即永恆的生離死別。然而,三月四日突襲式行刑,在江國慶案是否枉殺殆有疑義時,也讓生死之辯再度浮上檯面。 依現有的槍擊技術,不能在腦部準確瞄定心肺中樞,使得心肺即刻停止功能,以符合死亡的醫學定義。從文獻上記載,參與死刑的醫事同仁轉述,即使以人道立場先行注射重量安靜劑抑止呼吸,大約會有十五分鐘左右之手舞足蹈,甚至哀聲叫號的現象,必須加注肌肉鬆弛劑及氯化鉀,閉止心臟跳動,以符死亡的定義。同樣地,即便是槍擊心臟,導致破裂出血,仍有近十分鐘的掙扎。我不敢想像有這樣死亡過程的臟器,受贈者會有如何的感受?「民眾太缺乏科學常識」無法一概而論,沒有從事臨床診療工作的人,或許不能瞭解病人的真正感受!我呼籲台灣應揚棄極具爭議的「死囚器官移植」。


譴責死刑 歐擬提案取消對台免簽? 更新日期:2011/03/09 09:26 歐洲特派員陳玉慧、記者王光慈、蕭白雪/連


台灣上周五一口氣槍決五名死刑犯,繼歐洲議會友台小組副主席發表聲明表示遺憾後,歐洲議會議長布澤克(Jerzy Buzek)在七日開議致詞時,也譴責台灣執行死刑。德國外交部人權顧問羅寧也告訴本報記者,已有歐洲議員認為台灣此舉違反人權,應考慮提案取消對台免簽證待遇。 針對歐盟反死刑壓力,法務部長曾勇夫昨天表示,已收集國內相關法律規定、民眾意見,以及執行死刑的依據、做法等資料,送交外交部,請外交部透過外館人員向當地國說明,目前尚未接獲是否影響遊歐洲申根免簽優惠的訊息。 歐洲經貿辦事處發布的新聞稿指出,布澤克認為台灣曾在二○○六年至二○一○年間暫停執行死刑,現在卻再度槍決五名死囚,呼籲台灣應恢復暫停執行死刑。 儘管已有歐洲議員表示,歐盟雖不贊成台灣執行死刑,但此舉不會影響歐盟對台灣免簽措施。


不過,德國外交部人權顧問羅寧卻告訴本報記者,已有歐洲議員對此看法不同,認為台灣此舉違反人權,應考慮提案取消申根免簽。 羅寧說,德國外交部對台灣、日本、新加坡等進步國家仍有死刑一事,感到不解,對台灣最近二次執行死刑更是「非常失望」。他說,台灣繼續執行死刑,將影響兩國在各方面的關係。至於是什麼樣的影響?羅寧表示,「至少可以確定,不會有好影響」。 德國外交部發言人費雪則說,多年來,德國反對死刑實施,並非針對台灣,若美國、南韓、日本或新加坡等執行死刑,德國外交部一樣會嚴詞譴責。德國外交部的立場是向台灣說明,死刑應全面禁止,不過考慮亞洲民情,目前並非呼籲台灣廢除死刑,而是暫緩執行。


布澤克是在昨天歐洲議會議程開始前致詞,先提到歐洲議會支持捷克對加拿大要求免簽的抗爭,也再度譴責恐怖分子上周的暴行,隨後批評台灣政府本月四日執行死刑。 我駐歐盟代表林永樂表示,已經多次向歐盟相關單位溝通,台灣是民主法治的國家,死刑執行是法律的行使,台灣有百分之七十五的人口支持死刑執行,「廢除死刑是最終目標」,台灣政府會朝此目標努力。 代表歐盟意見的歐洲駐台經貿辦事處人員昨天到法務部,並安排該處代表本周五正式拜會法務部,表達反對死刑的立場。


更新日期:2010/03/10 01:01 (中央社記者陳亦偉、賴又嘉台北10日電)法務部推動廢除死刑,引發高度爭議。部長王清峰9日深夜發表專文,強調廢除死刑「不應是未來的事,必須是現在進行式」,目前暫停執行死刑,為的是能讓觀念慢慢發酵。 法務部自2005年12月後,即未再執行死刑,目前台灣共有44名判決定讞的死刑犯,仍羈押在看守所。 檢察總長被提名人黃世銘8日在立法院審查會答覆立委表示,他個人贊成廢除死刑,但除非能訂出1個死刑暫緩執行條例,做為法源,否則目前已判決定讞的死刑案件,仍應執行。他若出任總長,會將死刑案件呈報法務部執行。


法務部9日深夜發出由王清峰親撰、名為「理性與寬恕─暫停執行死刑」的文章,內容指出,她可以理解黃世銘身為司法人的想法,但從人權角度,廢除死刑是為確保生命權,「人死不可能復活,確保生命權不應該是未來的事,必須是現在進行式」。 王清峰說,死刑是最危險的刑罰,因為審判的是「人」而不是「神」,同一套證據,可能因法官的判斷不同,使被告在死刑與無罪之間徘徊擺盪,蘇建和案就是1個例子。死刑的存在或可使人心安,但實際上並無嚇阻犯罪的功能,「殺人(死刑)償不了命,徒然使另一個家庭陷入永遠無法啟口的傷痛中」。 對於外界質疑44名死刑犯懸而未決,王清峰表示,目前全球有104國廢除死刑,超過10年不執行死刑的國家有35個,像南韓就有60名死刑犯,但也是10多年沒執行死刑,日本目前未執行的死刑犯更高達102名。 王清峰認為,廢死政策的形成需要時間,暫停執行死刑是希望讓「理性與寬恕」能有充裕發酵的機會,讓法務部所規劃的廢除死刑替代方案(如終身監禁),能慢慢獲民眾接受。王清峰的公開信,形同宣告在她部長任內,絕不會批准執行任何一件死刑案。


990310 不執行死刑 藍委轟王清峰下台更新日期:2010/03/11 04:11


內政部與警政署:應該依法執行 〔記者曾韋禎、施曉光/台北報導〕

法務部長王清峰公開宣示寧願下台,任內絕不執行死刑,多位執政黨立委昨質疑王清峰言行不妥,要求依法執行死刑,尊重司法。 內政部長江宜樺在內政委員會答詢表示,法律如何規定,行政部門沒依法執行,就是不妥。警政署長王卓鈞也表示,在修法前,這四十四名該依法執行的死刑犯,就應依法執行。 藍委追問看法 吳揆說還沒有答案 行政院長吳敦義昨晚到總統府參加馬英九總統邀宴藍軍立委餐會時,國民黨立委黃昭順也當面詢問吳揆的看法,並預告週五院會總質詢時要問這項議題。吳揆回應,目前他還沒有答案,還在思考中,請黃昭順不要讓他為難。


席間不少藍委向吳揆反映,王清峰的說法已引發民眾極大反彈,尤其是受害者家屬更不能接受,質疑法務部在未修法廢除死刑前,法務部長不應該片面決定停止執行死刑。 立委吳育昇昨也在立院重砲轟擊王清峰指出,現行法律有死刑制度,若三審定讞後不執行,就是違法違憲。若王清峰要堅持個人廢死刑的主張,就該比照衛生署長楊志良立即下台,去宣揚其主張,若王清峰不辭,他會以廢弛職務為由,要求監察院彈劾。 立委黃昭順表示,法務部不執行死刑,就是司法怠惰,對治安工作將造成困擾。郭素春說,王清峰應該顧及被害者和家屬的感受,不是自己說了就算。 國民黨團書記長林鴻池指出,如果這項政策主張無法讓全民接受,王清峰就應考慮個人進退,王清峰身為部會首長,應該聽聽全民的心聲,不要這麼武斷,黨團對此持開放立場。 立委吳清池批評,法務部長對死刑定讞卻不執行,就是廢弛職務、瀆職,對被害者家屬而言,情何以堪。王清峰未依法執行死刑,已逾越法務部長應盡的義務,監察院應該主動調查王清峰應負的責任。 立委謝國樑則力挺王清峰,強調不論誰來當法務部長,都無法解決現有四十四名死刑犯是否執行槍決問題。如因拒絕執行死刑,就要王清峰下台,只會糟蹋了一個好部長。



〈快訊〉王清峰任內不執行死刑 監委要查 vol3 ch3我國政府體制更新日期:2010/03/11 13:21
王清峰表明,在她任內不會執行死刑,此話一出備受爭議,監察委員也提出要自動調查,深入了解法務部此舉,是否有正當性和適法性的問題。有關法務部長王清峰撰文發表言論,表示44位已經三審定讞的死刑犯,在她任內不會執行。監察委員趙昌平、程仁宏等,昨天已經提出自動調查,要深入了解,這些已經定讞的死刑犯,未執行死刑,法務部是否有正當性和適法性的問題?更呼籲法務部長未修法前,應該依法行政,以免傷害法律的公信力。


澄社評論/死刑存廢 民意站哪邊? 選修下vol1民意表達與媒體政治 ◎ 瞿海源


「我們不能夠取消死刑,但是我們將用制度來保證死刑判決的慎重和公正。我們會逐步縮小死刑範圍,讓死刑對人權的侵害降到最低的限度」。這是兩句話,意思相近。不過前一句是溫家寶說的,後一句是馬英九的話。他們不願廢除死刑主要理由之一是絕大多數「民意」反對。 馬英九說「廢除死刑是長遠目標,但的確不是當前的主流民意」。曾勇夫說對死刑存廢議題不預設立場,將聽取民意提出相應配套。「民意」似乎是政府死刑政策的重要依據。 馬英九說七成多民意反對廢除死刑,司法界反對的更高達八成八。這裡的民意是指「贊成不贊成廢除死刑」。這是直接而簡單的問法,並不能顯示真正而複雜有關死刑的民意,即使在許多廢除死刑的國家也還是多數民意反對的。在台灣,如果問以無期徒刑不得假釋取代死刑,在二○○六年的全台抽樣調查中,五十三%贊成,反對的反成了四十四%的少數。 再問「死刑犯經過一段時間後,如果表現好或悔改,可以改判為無期徒刑或長期徒刑」,贊成的就高達六十二%,反倒成了主流,反對的則成了少數,只有三十五%。這個調查結果顯示主流民意還是要給死刑犯改過自新的機會,而不是目前被激發的非把死囚殺死不可的民眾意向。


一般而言,殺人者死是人們支持執行死刑的主要理由。可是在被問到「殺人者死,所以殺人者一定要被處以死刑」時,贊成和反對的比例很接近,是四十九比四十五。殺人者死顯然不是主流民意,甚至可以說是有爭議的。 司法界有八十八%反對廢除死刑,可是民意調查也正好顯示有八十八%的民眾「覺得國內法院判處死刑」可能判錯。主流民意如此不相信死刑判決,這樣判死刑如何能去執行呢? 曾勇夫部長指示法務部每半年要進行有關死刑的民意調查,如果想根據是否贊成廢除死刑這樣簡單問法的民意來做決策,其實是不必做的,在幾年內,尤其在他部長任內,一定仍然會有七成左右會支持執行死刑的。如果法務部要以民意做為規劃相關政策和配套措施的重要依據,就要深入探究複雜的民意。 (作者為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


勿剝奪死囚生命權 廢死聯盟再提釋憲更新日期:2010/03/29 18:35


死囚鍾德樹聲請釋憲,大法官最後不受理,廢除死刑推動聯盟為近四十四名死囚提釋憲聲請書,根據立法院通過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相關規定也就是尊重生命權,任何人都不能輕易剝奪,以此理由再次向大法官聲請釋憲。(黃進恭報導)


死囚鍾德樹第三度向大法官聲請釋憲,第三度遭大法官不受理 ,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再為近四十四名死囚再向大法官聲請釋憲,廢死聯盟執行長林欣怡作了說明。 (提出釋憲的理由主要是依據去年立法院通過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第六條及第十四條規定,其中我們主張現行刑事訴訟法第388條,最終審沒有律師辯護,侵害被告的防禦權,也就是違反第十四條刑事被告全程應享有律師辯護的權利) 另外刑事訴訟法第289條和第389條,我國沒有針對量刑程序作證據調查及進行辯論,導致法院量刑,特別應是最嚴謹的死刑,流於恣意模糊,違反ICCPR第六條禁止恣意剝奪生命權的規定。


法界人士表示廢死聯盟一再以相同理由聲請大法官釋憲,大法官最終仍是可能作出不受理的裁決,究竟死囚鍾德樹的死刑要不要執行,過程仍是充滿變數。


人權團體強調死刑是廉價正義更新日期:2010/03/28 04:11 〔記者謝文華、陳怡靜/台北報導〕


網友上凱道聆聽受害者故事,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蔡季勳直指,如果以為執行死刑就能讓受害者得到安慰,這是「太廉價的正義」,處死犯罪者不能真正解決問題,受害者家屬的心靈撫慰、生計及後代輔導、教育,都須制度性照顧,政府應建立完善機制保護受害者。 朱學恒批判支持廢死的人權團體、律師不夠重視受害者,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大呼冤枉,聯盟強調,支持廢死與關心受害者之間並不衝突也非互斥,社會應該討論的是究竟執行死刑是否真能撫慰受害者?真能遏止犯罪? 不過,律師李勝雄認為,其實終身監禁是比死刑更嚴重的懲罰,「留著他,是要他認錯、悔改;而打死他,他就沒有認錯、贖罪機會!」 李勝雄沉重表示,批評加害人辯護律師,是不了解國內訴訟辯護制度。他們當然關心、同情受害者,但仇恨一直留著,對受害者真的是好嗎?以牙還牙的作法,能讓社會更進步嗎?像二二八受害家屬,追求真相平反、補償,但從沒要蔣介石的後代來代替受懲罰。 「社會已喪失討論空間」 清華大學人文社會系副教授姚人多說,社會為何有很強烈的聲音想看到有人人頭落地,反應出一種停滯不前、對政府缺乏行動力的深沉焦慮。「站在廢死立場,不執行死刑,並非就是不懲罰加害人!」姚人多無奈說,台灣社會喪失討論的空間,需要冷靜一下。


侯友宜︰死刑可具體遏止殺人犯罪 990405自由時報(記者羅沛德攝) 記者賴仁中/專訪


中央警察大學校長侯友宜看過數百個命案現場,被殘酷手法殺害後的屍體躺在那兒,它的悽愴與悲涼觸動著這位資深警探的心靈深處,讓他無法想像,冷血殺人犯不給受害人一絲生機,為什麼現今會有一種聲音說「要給死刑犯機會」、「請寬容他們」、「他們悔改對社會是正面的…」。 侯友宜說,在上位者、做決策的人應該第一時間去刑案現場看看,去感同身受現場的震撼及被害人的慘與痛,不能只看隔了一段時間後犯罪者表現悔過、無辜的外型,有了親臨現場的深刻體驗,再來談論要不要廢除死刑。 他認為死刑是對重刑累犯的最後一個遏阻動作,實證上死刑存在,對遏止暴力殺人犯罪有具體效果,並不是一些人說的與治安好壞沒有關聯性,因為「要看的是質,不是量」。(註:本文基於公益必要性,文內有殺人場景與情節的描述,請讀者斟酌是否全文閱讀) 嫌犯事後落淚 只是假慈悲懺悔。

 
記者問:看過這麼多犯罪現場,它帶給你什麼啟示?依你長年接觸嫌犯的經驗,有多少犯罪者會真心悔改?


侯友宜
答:一件殺人命案,只在事後看一些資料或照片,這些是冰冷的,無法身歷其境感受第一現場的驚悚震撼與兇手的冷酷無情,等後來看到的,只有犯罪者「鱷魚的眼淚」。 犯罪者為了爭取活下去的機會,表現出悔過的、或者不是有心的、甚至是無辜的,這種場景大家很容易感受到,因為被告是活的,可以面對面,人們在這種面對面反射動作的感受上,容易接受對方傳達出來的訊息。 這時被害者和嫌犯是非常不對等的,你(主張廢除死刑者)沒有在第一時間去體驗被害者那種強度的感受,反而接收到犯罪者細水長流、慢慢給予的溫情攻勢,心裡面對犯罪者便有了「好像有悔過之意,要給他機會」的認知。

 
幾乎每個死囚 都是假釋後再犯 真的有懺悔嗎?其實是經過很長一段時間,大家看到的外型,並沒有看到內心那一塊,就像是冰山,只看到露出水面的部分,看不到冰山底下深沉的一面。這是真懺悔,還是假慈悲的懺悔、一種哀求、為自己某種目的懺悔? 執行政策的人、在上位的人,沒在第一時間體驗命案現場,沒有感受過被害者被害當時的場景,感受的不平衡,加上只看到冰山一角,容易產生很多錯覺。 所以我要講,今天要不要廢除死刑,讓做決策的人和人權團體到現場,親臨了解所發生的狀況,以及犯罪者剛被逮捕時鉅細靡遺描述的犯罪情節、還有現場表演,深刻去感受案發時肅殺的場景,若真正感受了,你會覺得「這種人讓他留在人間有意義嗎?」 民調顯示司法人員贊成死刑比例最高,高達八成八,為什麼?因為他們辦案、接觸得最多,感同身受最多。


問:主張廢除死刑人士還有一個理由是「擔心誤判、誤殺」,有沒有這種可能?


答:從一、二、三審、到不斷更審,判一個人死刑,至少經過二、三十位法官,都認為「找不到任何理由讓你活下去」才判死,非常慎重下才會確定一件死刑出來,後面還有非常上訴等程序救濟。 再就犯罪類別來講,只有殺害直系血親或性侵殺人、強盜殺人、惡性重大的結合犯、集團性綁架撕票才可能判死,而且是蓄意(故意)的,如果是過失、自衛都不會,我的博士論文是做性侵害殺人研究,十二件個案也沒有都判死刑,有的是未成年,有的過程當中被認為「其情可憫」,你看連這麼惡劣的犯罪都沒有百分之百判死啊!


問:可否從個案更深入談談命案現場給你的感受。


答:以前在中山分局、台北市刑警大隊和刑事局的時候看過太多命案現場,有的被害人被一刀一刀的剁、或殺了幾十刀,那叫殘忍、沒人性,但當年陳進興三人犯下方保芳三死命案,用殘忍不足以形容,我一進去,第一眼看到方妻張昌碧陳屍手術台下,被膠帶綑綁雙腳和蒙眼,平躺地下,眉心中一槍貫穿,腦漿流出。回頭見旁邊廁所門開著,方保芳也被蒙眼坐馬桶上,穿著西裝,領帶略歪,手術服剛脫下放在旁邊,手上還戴著手術手套,兩手下垂,也是眉心中一槍,血液往下滴和往後噴。 女護士鄭文喻穿著護士服,蜷曲在一坪多的衛浴間,腳未穿鞋,眼同樣被蒙,上蓋一毛巾,兇手頂著毛巾近距離射擊,一樣一槍貫穿,腦漿噴出。三槍解決三個人,我當場起雞皮疙瘩,這是叫行刑,不是義憤殺人、情緒性殺人哦!兇手不是禽獸而已,簡直是妖魔了。 後來陳進興落網,我曾和他詳談,那時他已被判死刑確定,沒有心防了,什麼都講,他說當時高天民剛割完雙眼皮,一起身,把病人穿的手術服一脫下,兩個人就把方保芳拖進去槍斃,方妻直接在手術台旁斃掉。陳進興把女護士拖到雜物室,女孩子拜託他、求他都沒用,陳進興殘酷傷害她又拖到浴室,命她趴在地下,看著她全身顫抖,仍一槍給她斃命。 你知道嗎?陳進興描述這一段時,還邊講邊笑,口沫橫飛說「我就把他如何如何」、「他嚇個半死」等,像是完成一個非常棒的作品一樣,按理經過一段時間沉澱,談這個問題應該是慚愧、帶著悔過,不應該顯現輕蔑、愉快的心情。我當時想「這人根本是魔鬼,如果讓他出來,還得了啊!」 輕微犯罪增加 與執行死刑無關 講不客氣點,死刑犯要死還給他麻醉昏迷再打,很厚道,他們完全沒有,把三個無辜的人眼睛一蒙就槍斃,殺的還是幫你忙的人,比較之下,給他們死十次,也是應該的啊! 還有白曉燕,從排水溝撈上來,脖子、身體和腳被綁三十多公斤啞鈴,手指被剁,身體遭重擊毆打,你看嫌犯有多惡劣,人質已死掉八、九天,還繼續勒索要錢,勒索期間有四、五天沒電話進來,就是在處理屍體。像這種嫌犯,還要給他們機會?


我曾做研究發現,那種蓄意、惡性重大的、會犯下判死罪的都是前科累累,如果監所能讓人悔改,保證不再犯,那是OK的,但這些人哪個不是幾進幾出監所,都是經過監所教化後假釋出來的。 比如最近一位新加坡記者來採訪,我談到一件舞女分屍案,嫌犯方金義六十幾年先犯恐嚇罪,關出來再犯強盜案、性侵案,並殺害一名舞女,曾判死刑,後改判無期徒刑,關十幾年假釋出來再殺第二名舞女,還性侵分屍洗劫財物;他們都是先犯一些罪,一直累積,累積到一個程度,最後犯下駭人聽聞的案子。


高天民也是,早期犯強盜案,犯了五十幾件,假釋後再犯白案、方案。 廢除死刑人士看到的一面是「有機會讓他活下來,因為他會改過,對社會有正面貢獻」,事實上像這種累積犯罪的犯罪者,如果沒有一個遏阻,再給他出去,他會變好?要變好,早在輕刑犯、重刑犯的時候就變好了,死刑就是對這些嫌犯最後的一個遏阻。如果沒有這樣的一個遏阻,暴力犯罪就可能持續上升。 問:不過主張廢除死刑的人,認為死刑與治安沒有顯著關聯性。 答:他們拿出一些數據來支持論點,說看不出有特別變化,但他們是量化,不是質化不能因為竊盜、詐欺案件增加,用輕微犯罪的增加掩蓋了死刑對質的影響。 比如擄人勒贖案,早期一年八十件,陸續有嫌犯被判死執行後,現降為不到二十件;父執輩那個時代,綁架案平均五件就有一名肉票被撕票,現在十件不到一件被撕票,因為有死刑在那裡,但只要不是惡意、蓄意殺害人質,法官會給他們機會,這樣直接、間接對生命的傷害就減低。 換句話說,綁架件數及手段方式,很清楚的因為有遏阻而有改變,我不是說量處死刑就一定對治安有改善,但起碼對某些犯罪類別,確實達到一個程度的遏阻效果。 施政要看民情 不能夠落差太大


問:人權團體認為將死刑犯終身監禁,即可遏阻再犯,你是否贊成用終身監禁替代死刑?


答:現在有些國家有終身監禁,但有一種,依我創造的名詞叫「虛擬的終身監禁」,雖判了終身監禁,但關上三、四十年,認為他老了、沒什麼作用了,還是給他出來,這種「虛擬的終身監禁」比例佔很多。 台灣經常有大赦、或用一個什麼理由來減刑,因此日後就算有終身監禁制度,實質的終身監禁也可能變成虛擬的終身監禁。每一個犯罪者都講得很好聽,說「如果把我關到死,乾脆把我槍斃算了」,嘴巴這樣說,但法律改為終身監禁,還是會期待,期待出現虛擬的終身監禁,讓他有機會可以出去,就算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也會想。 死刑犯不到最後,都不會放棄希望,真要執行時,問問那些行刑法警就知道,被帶去槍斃的時候,哪個人的腳會不發軟。因此討論終身監禁其實沒意義。


再就終身監禁本身來說,就算真有,對監所也是極沉重的負擔,萬一他在裡面殺人,又多出一個案子要多審好幾年,甚至還可以放封出來走一走。 有人說廢除死刑是世界趨勢,可是有些趨勢又流回來了啊!比如美國某些已廢死的州又恢復死刑。何況法律沒有所謂世界潮流,法律要能跟民情結合,不能落差太大。


問:死刑犯的確不輕易放棄求活,拚命打官司,一打多年,你怎麼看?


答:死刑案一再更審,過程中,有時發回的理由不是很適切,只是法官為了慎重,所以時間拖長,這也是死刑犯拖延時間的一種訴訟策略。 我舉商人黃春樹被綁架撕票案,打公用電話嫌犯被逮捕後,先說屍體埋在大園,我直覺他說謊,跟他說你不說實話就走著瞧,後來吐實,帶我們到汐止挖出來,很慘,殺了好幾刀,澆汽油燒了之後再埋起來。 這件案子訴訟五年後傳我去作證,只問「屍體怎麼挖出來的?」當然是嫌犯帶我們去挖的啊,其實這不是重點,但法官認為,律師提出來了,所以有義務問我,搞來搞去又開了一次庭,但似乎也不能怪法官,因為死刑犯跟律師請求一定要傳這個證人來問。 黃妻每次開庭都哭得很傷心,退庭出來後還在哭,每一次開庭,就是對被害人家屬的一次傷害。


問:死刑法律還在,你認為已定讞死刑犯可以不執行嗎?


答:當然要執行,而且符合我們現在的民情與趨勢,若是法律可以不執行,第一線辦案同仁看到通緝犯就不要抓了嘛。這些本來根本不是問題,而是被人挑起來,變成了問題。


死刑恐影響歐盟免簽 外交部:溝通化解更新日期:2010/04/06 16:35 對岸處決日本毒販,至於國內是否廢除死刑?不但在國內引發爭議,也可能成為台灣爭取歐盟免簽證的阻力。外交部表示,將會向歐洲議會說明我政府依法行政的立場,希望死刑爭議不要對我爭取歐盟免簽證造成負面影響。  (張德厚報導)


歐洲議會友台小組副主席安芮琪娜日前表示,雖然台灣是否廢除死刑與爭取歐盟免簽證沒有直接關連,但歐盟對廢除死刑的立場相當強烈,歐盟所有會員國都已經廢除死刑,對歐洲議會中強烈支持廢除死刑者而言,死刑將是負面影響因素。 外交部歐洲司副司長李光章表示,台灣免簽證法案,預計在4月底或是5月初,向歐盟執委會提出,接著將交由歐洲議會司法自由及安全委員會審議,最後再送交大會表決。對於死刑爭議可能會引發的負面效應,外交部會思考因應。  李光章:『送到議會,送到議會來審議的時候,這些議員它的選民對這個問題非常關切的時候;很自然的,它的議員在審理這個案子的時候,他可能就有一個保留的理由,他他覺得這個問題必須再思考,不排除這樣的可能性。』


李光章指出,歐盟對廢除死刑的立場相當明確,外交部將向歐洲議會說明,各國國情不同,我政府對死刑的立場是必須依法行政,希望廢除死刑的爭議,不要影響到台灣爭取歐盟免簽證。



江國慶冤死,是因為有冤獄文化


「冤枉啊!人不是我殺的!」江國慶死前的最後獨白,突顯出軍事審判的粗糙。人民犯錯,影響有限;但國家犯錯,為了個人升官發財而明知故犯,其影響甚鉅。我們存在著「無同理心」的文化 ,台諺有云「別人A囝仔死袜了」,當新聞過後,又有誰能持續關心其制度之不合理性及如何從立法論角度加以修法?


南方朔觀點-江國慶冤死,是因為有冤獄文化 2011-02-08 中國時報 【南方朔】  


江國慶冤死案已真相大白。據台灣政治習慣,冤假錯案發展到這種程度,政治人物就會搶著出招,企圖以道歉、安慰家屬的動作來收割政治利益。政治人物永遠不會去清查冤假錯案,而只會踩著別人的屍體去撈取權力的光芒,怪不得有人說政客天生就是最殘忍無情的動物了。  江國慶冤死案最值得敬佩的其實是江爸爸與江媽媽。他們相信兒子的清白無辜,在兒子冤死之後,咬牙切齒,苦心孤詣的拚命做著為兒子討回公道的事。


這十五年來,他們必然歷盡侮蔑、羞辱、挫折,如果不是相信兒子,堅定的要為兒子洗冤雪恥的意志支撐,他們必不可能撐到現在。在這十五年裡,當政者的情報輿情與社調機構,不可能對他們所呼號的事毫不知悉,但有誰主動的伸出過援手?還是因為江家父母鍥而不捨的努力和新事證的蒐集,他們遂能讓此案由「喊冤」發展到「翻案」的階段,在監察院這一關得以突破。由江家父母的血淚經驗,它其實已提醒了世人,政府是沒得靠的,那是個龐大的共犯機構,受了冤曲的人唯一能靠的只有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江國慶冤死案至今已真相大白,沉冤得雪。而我最關心的乃是十五年前當命案發生,他以一個鄉下出身的無知小孩變成的小士兵成了嫌疑人後,到底經歷過甚麼可怕的經驗?這種事如果不搞清楚,誰知道江國慶之後不會還有更多江國慶也重覆那種可怕的歷程。

 
 任何人都知道,當一起案子發生了,有了辦案人員和嫌疑人,辦案人員和嫌疑人之間即出現權力上的極端不對等。這種不對等性,會使得嫌疑人掉進任人宰割陷阱中。辦案人員偵訊不出個所以,他們就會揚言「嫌疑人奸詐狡猾」,更加要棰楚交加,最後他們會得意的宣稱「突破了對方的心防」,案情急轉直下。在台灣每當有大案,我只要聽到「突破心防」這四個字就心裡發麻,因為「突破心防」聽起來好像很合理,很厲害,但大多數人都知道,那其實是「刑求逼供」的委婉修辭。江國慶這個小士兵,他被「突破心防」時到底經歷了甚麼,會承認根本不是他做的事,這乃是此案重啟偵辦後一定要搞清楚的事。說不定把這個問題搞清楚,那種漂亮好聽,其實卻極為可怕的「突破心防」式刑求道德文化,才會有新的切入起爆點。  


另外,台灣許多人都知道,我們的大陸研究機構常常會用「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這句話來形容大陸的辦案文化。「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這種辦案文化到底起源於大陸,或是始於國民黨的白色恐怖時代已不可考。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欺騙式辦案手法卻無疑的已成了台灣辦案文化的重要成分。只要有了大案子,他們鎖定嫌疑人,就會施展「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這一招,軟硬兼施,讓嫌疑人相信,只要照他們所編的劇本演,坦白從寬,最後一定會沒事。殊不知,「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乃是騙取假口供的一種最卑鄙的手段,只要你上了這個當,你就等於簽下了死罪切結書。白色恐怖時代,有許多人被誣告,在「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下按照他們的劇本承認有罪,而後被騙上了刑場


在江國慶案裡,我又看到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這種騙口供的伎倆。一個鄉下來的無知小士兵,真的相信「坦白從寬」這種騙人的鬼話,在見大官時竟然下跪求饒,他真的以為配合演出,會因為自己的坦白而從寬處理,殊不知他的配合演出,只是加速了自己的死亡。這也是此案重啟偵辦,一定要搞清楚的部分。  


台灣辦案一向缺乏科學辦案的文化,一切都以口供自白的取得為主,遂有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這種騙口供的伎倆。一個鄉下來的無辜小士兵,其實是在他們刑求以及欺騙手法交錯玩弄下被活生生整死的。我自己經歷「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欺騙的黑暗,也聽過許多冤假錯案的血淚故事,江國慶案提醒了我們,台灣那恐怖黑暗的一面,其實仍頑強的存在著!(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解釋字號: 釋 字第 476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88 年 01 月 29 日
資料來源: 司法院公報 第 41 卷 2 期 40-58 頁 司法院大法官解釋續編(十三)第 1-30 頁 司法院大法官解釋(十一)(99年5月版)第 59-89 頁 總統府公報 第 6271 號 11-34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 第 8、15、23 條 (36.01.01)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第 4、5 條 (87.05.20 版)


爭 點: 肅清煙毒及毒品危害防制條例關於死刑、無期徒刑之法定刑規定,與「比例 原則」是否相符?


解 釋 文: 人民身體之自由與生存權應予保障,固為憲法第八條、第十五條所明定;惟國家刑罰權之實現,對於特定事項而以特別刑法規定特別之罪刑所為之規範,倘與憲法第二十三條所要求之目的正當性、手段必要性、限制妥當性符合,即無乖於比例原則,要不得僅以其關乎人民生命、身體之自由,遂執兩不相侔之普通刑法規定事項,而謂其係有違於前開憲法之意旨。


中華民國八十一年七月二十七日修正公布之「肅清煙毒條例」、八十七年五月二十日修正公布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其立法目的,乃特別為肅清煙毒、防制毒品危害,藉以維護國民身心健康,進而維持社會秩序,俾免國家安全之陷於危殆。因是拔其貽害之本,首予杜絕流入之途,即著重煙毒來源之截堵,以求禍害之根絕;而製造、運輸、販賣行為乃煙毒禍害之源,其源不斷,則流毒所及,非僅多數人之生命、身體受其侵害,并社會、國家之法益亦不能免,為害之鉅,當非個人一己之生命、身體法益所可比擬。對於此等行為之以特別立法嚴厲規範,當已符合比例原則;抑且製造、運輸、販賣煙毒之行為,除有上述高度不法之內涵外,更具有暴利之特質,利之所在,不免群趨僥倖,若僅藉由長期自由刑措置,而欲達成肅清、防制之目的,非但成效難期,要亦有悖於公平與正義。


肅清煙毒條例第五條第一項:「販賣、運輸、製造毒品、鴉片或麻煙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四條第一項:「製造、運輸、販賣第一級毒品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處無期徒刑者,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下罰金。」其中關於死刑、無期徒刑之法定刑規定,係本於特別法嚴禁毒害之目的而為之處罰,乃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秩序及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無違憲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與憲法第十五條亦無牴觸。


理 由 書: 憲法第八條、第十五條固明定人民身體之自由與生存權應予保障;惟 國家刑罰權之實現,立法機關本於一定目的,對於特定事項而以特別刑法 規定特別之罪刑,以別普通刑法於犯罪及刑罰為一般性規定者,倘該目的 就歷史淵源、文化背景、社會現況予以觀察,尚無違於國民之期待,且與 國民法的感情亦相契合,自難謂其非屬正當;而其為此所採取之手段,即 對於人民基本權利為必要之限制,乃補偏救弊所需,亦理所當為者,即應 認係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之比例原則。


至於其依循上述目的與手段間之均衡,就此等特定犯罪之評價所為之法定刑規定,在法益保護之考量上,普通刑法之其他犯罪與之並不相侔者,尤不得單以個人之價值判斷,執以否 定立法之價值體系,而以其關乎人民生命、身體自由之乙端,即謂係有違 於前開憲法規定之保護意旨。 煙毒之遺害我國,計自清末以迄民國,垂百餘年,一經吸染,萎痺終 身,其因此失業亡家者,觸目皆是,由此肆無忌憚,滋生其他犯罪者,俯 首即得;而製造、運輸、販賣無非在於使人吸食,其吸食者愈眾,則獲利 愈豐,因是呼朋引類,源源接濟,以誘人上癮為能事。萃全國有用之國民 ,日沈湎於鴆毒之鄉而不悔,其戕害國計民生,已堪髮指;更且流毒所及 ,國民精神日衰,身體日弱,欲以鳩形鵠面之徒,為執銳披堅之旅,殊不 可得,是其非一身一家之害,直社會、國家之鉅蠹,自不得不嚴其於法; 而欲湔除毒害,杜漸防萌,當應特別以治本截流為急務,蓋伐木不自其本 ,必復生;塞水不自其源,必復流,本源一經斷絕,其餘則不戢自消也。


八十一年七月二十七日修正公布之「肅清煙毒條例」、八十七年五月二十 日修正公布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係鑒於煙毒之禍害蔓延,跨國販賣活 動頻繁,而對之有所因應。故其立法目的在防止來自世界各國毒害,查緝 流入毒品,預防及制裁與毒品有關之犯罪,亦即肅清煙毒,防制毒品危害 ,藉以維護國民身心健康,進而維持社會秩序,俾免國家安全之陷於危殆 。因是拔其貽害之本,首予杜絕煙毒流入之途,即重煙毒來源之截堵,俾 能清其源而遏其流,以求根絕。茲製造、運輸、販賣乃煙毒之禍源,若任 令因循瞻顧,則吸食者日眾,漸染日深,流毒所及,非僅多數人之身體法 益受其侵害,并社會國家之法益亦不能免,此殷鑒非遠。是對於此等特定 之行為嚴予非難,並特別立法加重其刑責,自係本於現實之考量,其僅以 兩不相侔之侵害個人法益之殺人罪相比擬,殊屬不倫;抑且製造、運輸、 販賣煙毒之行為,除具備前述高度不法內涵外,更具有暴利之特質,利之 所在,不免群趨僥倖,倘僅藉由長期自由刑之措置,而欲達成肅清防制之 目的,非但成效難期,要亦有悖於公平與正義。肅清煙毒條例第五條第一 項:「販賣、運輸、製造毒品、鴉片或麻煙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毒 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四條第一項:「製造、運輸、販賣第一級毒品者,處死 刑或無期徒刑;處無期徒刑者,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下罰金。」其中 關於死刑、無期徒刑之法定刑規定,係本於特別法嚴禁毒害之目的而為之 處罰,乃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秩序及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無違憲法第二 十三條之規定,與憲法第十五條亦無牴觸。


關於意圖販賣而持有毒品罪之肅清煙毒條例第七條第一項、毒品危害 防制條例第五條第一項暨「販賣」之司法實務見解聲請解釋部分,前者為 起訴事實所未記載,此有在卷之起訴書正本可稽,既不在起訴之列,當不 屬審判之範圍,聲請人復未說明其如何係屬於審理該等案件所應適用之法 律,自非得以之為聲請解釋之對象;至於後者販賣一詞,概念上究應為如 何之闡釋,乃見解之問題,非屬法律本身適用牴觸憲法之疑義,均不符合 本院釋字第三七一號解釋之意旨,應不予受理,附此敘明。

 
大法官會議主 席 施啟揚
大法官 翁岳生 劉鐵錚 吳 庚 王和雄 王澤鑑 林永謀 施文森 孫森焱 陳計男 曾華松 董翔飛 楊慧英 戴東雄 蘇俊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